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文史资料文章内容

一曲抗日悲歌

 1937年7月7日,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对古老的中华民族发动了侵略战争,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坏事做绝,激起中国人民的无比愤慨,国民政府抗日不利,民间自发抗日活动层出不穷,其中就有江庄镇马安村一群青壮热血男儿。,以不愿做亡国奴的赤心,自发成立杆子会,举起了最原始的大刀、长矛,迎战全副武装的日本鬼子,演绎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歌。

 1938年5月19日,家乡徐州地区沦陷,马安村西北利国驿、韩庄等铁路沿线鬼子修筑了不少炮楼,驻扎了日伪军,乡亲们听说鬼子烧杀奸淫无不害怕,一听说鬼子来了,大闺女、小媳妇马上在脸上抹锅底灰,跟着乡亲们扶老带少往东南十公里外的黄山套里逃反,国破家亡,民不聊生。

日寇暴行激起了人们保卫家乡,与鬼子血战到底的决心。马安村村民王守成和女婿胡立九为首发动村民成立了杆子会,每天早晚组织青壮年练武、喝符念咒,并说刀枪不入,以此作为精神支柱,香堂里不时传来讨寇魔咒,善良的乡民把反侵略的心愿融入虔诚的祷告里,逐渐形成了原始的反抗意念和无穷力量。

村大槐树西边的空地上,乡亲们支起了一排铁匠炉,炉火日夜不熄,通红明亮了马安村半边天,从大路村请来的孙铁匠和徒弟们挥汗如雨,叮叮当当不停地打造出大刀、长矛等冷兵器,大刀长矛系上红绸子,舞起后嗖嗖作响,振奋人心。

1939年农历四月初八晌午时分,从西北利国驿方向来了一小队十余名日军,扛着三八大盖、歪把子机枪,耀武扬威,不可一世。鬼子刚过万庄村,村里响起了王守成的呐喊声:“鬼子来了,操家伙,砍鬼子去啊!谁都不准孬种!”他带头袒胸脯、露右臂,手提红缨大刀,一蹦多高,精神激奋,在家的三四十名杆子会成员都到了槐树下,皆袒露右臂,挥舞大刀长矛,还有两人扛着土枪,还有的拿着棍棒,高喊:“刀枪不入”,一起向鬼子来的西北方向冲去。

北马山脚下,鬼子发现来一群手拿冷兵器的村民,立即卧倒,把三八大盖、歪把子机枪架在沟坎上,疯狂扫射,跑在前面的十几个人相继倒下,有的爬起来继续向前冲去,随后又倒下,只有身强体壮的王广荣迂回冲到鬼子跟前英勇搏斗,但终因武器的差距而壮烈牺牲。王兆钦、王兆允胞兄弟俩都冲在前面,哥哥王兆钦中弹倒下,弟弟王兆允负重伤倒在血泊中,鬼子在打扫战场时,挨个用刺刀猛刺倒在血泊中的村民,王兆允身上、腿上、脖子上被刺了十几刀,后来被乡亲们抬回家才苏醒过来,经过很长时间治疗才保住性命。王胜浦、王胜海、王胜清胞兄弟三人,大哥王胜浦中弹牺牲,二哥王胜海扶着大腿中弹的三弟王胜清赶紧往回撤,王胜清医治一年多才痊愈。

此次杆子会自发抗日,全村九条青壮汉子献出了宝贵生命,年龄最大的王守成40岁,王兆路28岁,王胜浦28岁,王兆钦23岁,王广荣23岁,王兆柏22岁,王兆水19岁,王三孩19岁,王兰亭只有17岁;牺牲的九人中,有的未婚,有的刚成家,有的刚做了父亲。

第二天,鬼子为了彻底扑灭民间抗日烽火,对马安村实行了“三光政策”,房屋全部烧光,好在大部分村民都提前逃难,未遭鬼子毒手,只有两位80多岁的老太太年老脚小留在家里惨遭鬼子杀害,同时还有几个韩庄人因到贾汪走亲戚路过也被鬼子开枪打死,被烧的村庄还有附近的茅倌庄、关牧、奤庄村。

不久,中共峄滕铜邳县委听说村民自发抗日情况后,派人来这里了解情况,中共新河区区委书记孙耀南、区长任海臣来到马安村,1940年抗日民主政权运河县负责人丁平来东马安村开展抗日组织活动,发展进步青年王广浩,并于1942年春第一个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天发展了石永恕、王广法、王胜品等加入了党组织,成立了第一个党支部,先后由王广浩、王广法、石永恕任支部书记。1942年,在运河县县委书记王磊和黄丘区组织委员巩志明的发动和联系下在西马安村又建立了一个地下党支部,由石永恕任支部书记,两个支部有共产党员王广银、庄子玉、孙传香、孙永庆、王广建、王兆山等组成。从此,马安村民有了自己政党的领导。很多人走上了抗日道路。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为反对内战,上述两个党支部坚持地下斗争。1946年国军进攻鲁南苏北解放区,运河支队和马安地下党人奉命北撤,运河县组织部长沙振乾指示石永恕潜伏马安一带配合解放战争,马安村成为革命老区,涌现了革命烈士王守卫、王墨卿(王广先)、老英雄石傻子(石富山),老地下党员石永珍等革命先烈。

马安村1948年11月解放,1949年党组织公开,从此马安村民在中国共产党组织领导下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过上安定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