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史资料 >> 正文  
贾汪起义的三天三夜
来源:不详  更新时间:2017/8/29  点击:7422
    淮海战役前夕,驻贾汪煤矿附近的蒋军第三绥靖区部队,是西北冯治安的部队。由于不是蒋介石的嫡系,经常受排斥,因而部队从上到下都有对蒋介石不满的人。加上我军地下工作人员的宣传和教育以及我军给予起义人员优待的影响,有不少中下级军官倾向革命。在高级将领中,张克侠、何基沣等早就是中共地下党员。蒋介石对这个部队很不放心,派了不少政工人员和军统特务进行监视。并在两个月前,指令全军家属限期遣至江南指定地点,逾期不去者一律撤职。这时,我在该部五十九军一0八师师部警卫营担任营长。
    1948年11月7日上午,驻贾汪老矿的五十九军一0八师师长崔振伦,召集全师连以上的军官训话,题目是《不要做了革命的对象》,他先讲了本军大革命时跟冯玉祥一块革命的光荣历史,接着讲了一些革命道理。当然,他把革命道理讲得很含蓄,但有心人是可以理解的。根据军事情报,当时解放军已在运河以北枣庄、峄县一带集结六七个纵队,有进攻徐州的态势。因此听过师长这次训话后,我们平时对社会不满,经常在一起秘密商讨高举义旗的人,都感到师长这次训话是有其用心的。我和五三八团第一营营长刘钧铭及该团团副王盛裔等在一块进行分析研究,一致认为师长可能是我们一路人,或者是在动摇不定。如果这时有人向他进行工作,争取他一块起义,是有可能办到的。但如果估计错误,自己也会暴露,风险很大。在不能下结论的情况下,王盛裔提议,今夜在大泉召开一次会议,研究对策,并请驻台儿庄的三八师师长陆迪钧参加。
    晚8时,大泉一个破旧的农民小房子里,在一盏光线很弱的煤油灯下,我们的会议开始了,到会的有刘钧铭、王盛裔、陆迪钧、朱致远和我。我们详细的分析了当前运河附近的局势和师长上午训话的意图。最后决定派王盛裔到军部向孟副军长联系(我们很早就和孟副军长及张克侠有联系),了解师长的真实面目,以及如果解放军进攻徐州,孟副军长和张克侠副司令如何行动。会议还决定,不论副军长和张克侠这次是否起义,我们各人所率的部队这次一定起义,并由陆迪钧在台儿庄负责与解放军联系。就这样我们在夜12时散会了。
    师长可是同路人?
    大泉会议后,我回到师部不久便接到师长的电话,令警卫营天亮前随师部到贾汪东北大杏窝集中。我带部队赶到时,五三八团也到了。这时刘钧铭慌张地跑来低声对我说:“你听枪声”,他指指北方,“听说解放军已攻占万年闸大桥,距这里只有十几里路了。我们恐怕要向运河附近靠拢。如果靠过去我们该怎么办呢?”我叫他别急,等王盛裔回来总会有办法。
    8日8时左右,王盛裔才从贾汪方向骑马赶来。 他跳下马高兴的对我们说:“好消息,张克侠、孟副军长决定起义!走,我们找师长去。”他边走边告诉我们:“师长和我们走同路了,只是思想还不太巩固。孟副军长说,他已将刑副师长软禁在军部了,嘱咐我们立即与师长取得联系,给他一些帮助,以免他动摇,孟副军长叫我们不要过早的泄露秘密,特别是对参谋长要注意,那个人可不是好家伙。”
到师部门前,正遇见警卫班李长友。他告诉我们,师长一个人在屋里打电话,参谋长不在家。到师部房门口,就听师长在“喂!喂!”地直喊,接着声音低了下来,刘钧铭等不得,就连喊了两声“报告!”,只听师长将电话筒对机上一撂,忿忿地喊了声:“进来!”随着声音,师长已站在门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两手直搓,出气都不大均匀了,“有什么事?”师长问。
    “想与师长谈一个问题”,王盛裔含着笑对师长说。接着大家进了屋里。师长竭力镇静下来,但是一双眼睛一直愣愣地瞅着我们。他坐在板凳上,我们照例立正站着。“什么事?你们谈吧!”他又重复一句。
    我们3个互看了一眼,刘钧铭走前一步,低声说:“军部准备起义,已将邢副师长扣留了,师长知道吗?”
    “胡说!”师长猛地从凳子上跳起来,冲到刘钧铭面前,两眼直盯刘钧铭:“你胡说,副师长刚才还从军部打电话给我,你听谁说的,你说!你说!”我听师长口气不对头,连忙朝王盛裔撅撅嘴,王盛裔也顾不得了,一拍胸脯迎着师长说:“我刚从军部来,孟副军长叫我回来与你联系!”
    “孟副军长”4个字果然发生了效用,师长突然低下头来。
    土岗上的决策
    崔振伦师长听说是孟副军长叫我们来同他联系的,忙站到王盛裔身旁问道:“你们同孟副军长有联系?”王点点头,“我们还同张克侠副司令有联系。”师长两手一摊说:“你们坐下来,我们好好地谈一谈。”
    “这里不是谈话地点,最好到外边去谈,否则参谋长回来很不方便。”经我们这一提,师长点点头,便随我们来到大杏窝西南角一个小小的土岗上。师长说:“我正在跟孟副军长打电话,话还未说完,你们就来了。孟副军长过去告诉我,到时会有人来帮助我,却一直未见来人。孤掌难鸣啊,我一个人一点办法也没有。参谋长老是催我加强运河防务,昨晚还叫我下命令破坏万年闸大桥,我都未同意,他很恼火。我又怕他识破了我的行迹,只好连夜下命令将部队集中在这里,准备向运河边上靠。可是,如果和解放军见面打起来怎么办?我趁参谋长出去,想请示副军长一下,刚谈到正文你们就来了。”他停顿一下又向我们说:“解放军很快就要过运河,你们看应该怎么办?”
   王盛裔说:“孟副军长交代:如果我们停止不动,徐州方面会怀疑的。我们应该向运河边靠拢,以取得徐州的信任。叫我们向全师宣布:万年闸失守,我师奉命向台儿庄推进,同三八师汇合,从台儿庄过运河抄袭敌后,收复万年闸,以确保运河。”
   “到台儿庄后怎么办?”刘钧铭问。
   “解放军一过运河,我们就宣布起义。”王盛裔答。
   “行,我立即下命令向台儿庄推进。”师长说后低声对王盛裔说:“我不能跟师部前进,参谋长老是问长问短,很容易被他识破。”
   “师长到我们营里,你的安全我完全负责”。刘钧铭拍着胸膛说,师长同意后,就和王盛裔一块回部拟命令去了。
    把队伍带上正路
    回到师部不一会儿,通讯员就送来了师长的命令。我随即召集连长和独立排长进行传达。炮兵连长怀疑的问:“万年闸大桥既已失守,向台儿庄挺进不是自投罗网吗?”
“师部当然有计划,这是命令。台儿庄有三八师,军部也要到汴塘附近。我们集中到台儿庄配合三八师,深入敌后,正是为了保卫运河,收复万年闸大桥。”我斩钉截铁地回答,并命令他们立即回去传达轻装行动的命令。各连长都面面相觑,不做声的走开了。情况是严重的,我随即赶到部队里,见士兵也是叽叽咕咕的,脸上蒙着层灰暗的颜色。我知道在这暴风雨来临的时刻,军心混乱是难免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抱定决心和保持冷静。
    部队开始出发了,五三八团第一营走在最前面,师部警卫营紧跟一营前进。在临走时,我对通讯班长说:“你替我跟着参谋长,如果他有什么行动,或者不走了,立即向我报告。”
    整个队伍向前行,一步一步投向人民的怀抱,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愉快。刚走了5里路,通讯班长赶来报告:“参谋长带几个跟班的不走了。”我立即命令警卫营就地休息,自己骑马赶到前面去,我找到王盛裔,对他说明了参谋长的情况。王说:“我们找师长看看他的意见。”师长不敢骑马,是和刘钧铭一块步行的,很容易就找到了他。师长听后,好半天不做声,最后说:“派一个人去催他跟上队伍。”
“不行!”王盛裔连忙说,“他可能看出苗头了,想逃跑。”我一听有道理,没顾得征求师长的意见,就翻身上马跑回营休息地点,命令骑兵连全体上马,随我去追参谋长。我对骑兵连长说:“参谋长有叛变可能,师长命令我们去追他,都要听我指挥。”连长说了声“是”,就紧紧地追随在我后面。马蹄声里 ,扬起团团尘土,弥漫了半个天空。
    情况万分紧急。当我带骑兵连追到参谋长休息的地点时,已经不见人影。这时,五八八团副团长郝瑞章骑马走来,我问:“你可看见师参谋长?”他说:“见他向贾汪方向去了。”我立即策马加鞭直向贾汪追去,赶到贾汪,仍不见参谋长的踪迹 ,我估计他已逃向徐州,便连忙跑回来报告师长。师长轻轻地说:“他走了,就算了。”王盛裔悄悄地对着我的耳朵说:“老妖怪逃走了,怕会做出文章,我们要注意。”于是我带骑兵连走在最后,以防徐州来部队追赶,好打掩护。部队走了十几里路,从徐州方向飞来2架飞机,在我们上空盘旋了一阵,又飞回去了。
    师部驻地在运河边上的杨楼,几个团分驻在杨楼附近的村庄。晚上7时左右,已听到师部里有些人传说着起义的消息。人心非常混乱,有些军官开始逃跑,师部与3个团的联系也中断了。刘钧铭和我一块找到师长和王盛裔,报告了当时的情况。我建议师长召集营以上军官训话,把他们全部软禁在师部。师长有气无力地说:“算了吧,如果他们认为我走这条路是光明大道,就跟着我走,谁认为这条路是火坑,就随他去吧。”
    刘钧铭一听气得暴跳起来:“这样不行!我们要想办法。人都散光了,还起什么义?”我把王钧铭、王盛裔拉到外边说:“看来情况很严重,成败就这两天,我们应该到各团去抓队伍。”他们2人一起说:“对,我们能抓过来多少就抓多少。”我们3人计议了一下,就立即分头到3个团里去了。
    夜9时左右,天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我带一个警卫员摸到了五四0团。在一丛枯草里听到杨团长在土岗上对全团连以上军官训话的最后几句:“我们已在解放军的包围中,师长命令我们突围,冲出去就是活路,冲不出去就是死路!你们回去说明,除枪支外,其他东西一律不带,集中到这里准备突围!”情况真是万分紧急!
    联络更多的人
    五四0团布置突围会议刚散,我看事情要糟,连忙叫警卫员把三营崔营长追回来。他一到就忙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们真被解放军包围了吗?”
    “别听你们团长胡说八道,”我说,“他和师长闹意见,不听师长指挥。我是奉师长命令来叫你营赶快到杨楼的。你是听师长命令,还是听团长命令?”
    “我当然听师长命令。”
    “那你立即将部队带到杨楼,找师长接受命令。”他答应了,我又急忙向二营营部走去。我想,二营营长孙耀南靠不住,决定找四连连长戴锡华。他一见到我很高兴,我让他叫通讯员把几位连长都找来,又向戴询问了一些连长排长的情况。不一会几个连长都来了,他们看到我很惊奇。六连长忙问师部情况,我笑着说:“师部现在安静得很,什么问题都没有。你们团长所说的话完全是假的。”停了一会我又说:“师长叫我告诉你们,现在解放军由台儿庄大桥和万年闸大桥分几路纵队向徐州以东地区挺进,已过七八个纵队了。”我说到这里,一个连长吓得直哆嗦。我继续说:“张克侠和何基沣两位副司令率领我们全集团军光荣起义了,师部现在杨楼,军部在汴塘。杨团长不是西北军老人,他是顾祝同派来监视我们的。我们为什么跟他一块送死呢?况且,我们的老长官都过来了,跟杨团长他们跑有什么好处?”
    “那我们的老婆孩子在江南怎么办?”一个连长突然问。
    “关于家属问题,张副司令叫我们不要顾虑,八路军的地下工作人员会照顾。这个战役一结束,他就将全军家属接过来。如果你们跟着突围,被打死了或当了俘虏,家属不更没办法了吗?你们是跟团长去送死,还是跟老首长一道向光明大道走?”
    我的话刚落音,戴锡华和卞连长紧接着表示愿意跟着起义。我看大家思想已转变,急忙叫他们天亮把队伍带到杨楼去找师长。这时,机枪连长问:“营长不同意怎么办?”我说:“你们营长是军长的亲戚,他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不过,不管怎样,今夜在此地不能动。”我和他们又计议了一番,才和警卫员一同向西走,这时虽说很劳累,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张克侠来到师部
    做好五四0团的工作,在天亮前我回到了师部所在地,刚到营部门口,五四0团三营崔营长见我来了,急忙站起来说:“你回来了,我的一营人被五三九团打散了,只剩我一个人,你看怎么办?”他说完颓然地坐下来。我说:“走,到师长那里去。”一进门碰到刘钧铭和王盛裔,我就将五四0团的情况告诉他们。王盛裔说:“五三九团全跑了,我们赶快找师长报告吧!”
    我们4个人走进师长房内,师长忙问:“怎么样?外边是什么情形?”王盛裔将各团情况报告了一下。师长“唉”了一声。刘钧铭说:“我们得赶快想办法过运河,不然,明天一天就跑光了”。“你们回去吧,把队伍弄好,不叫他们乱跑。”师长说罢,我们便一同出来了。
    天刚亮,五四0团第二营的人都来了,师长安慰了他们几句,叫他们休息。他们刚走不久,3架飞机在我们住的村庄上空投了几个炸弹,又用机枪扫射,约一个小时才走,经过这一炸,部队乱作一团,师部八大处有的军官准备逃跑。我一看势头不对,赶快叫警卫营一连在杨楼周围警戒起来,任何人不准出去。接着我又急忙找师长。师长房内没人,我正要出去,电话铃突然响了,我拿起耳机一听,是张克侠副司令的口音,真使我高兴极了(注:我岳父是张克侠的家庭厨师),忙向他报告情况:“师长外出躲飞机去了,这里情况很好,经飞机一炸,人心慌乱,很多人想逃跑,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你们军部。”
    “你最好来一次,和我们全师军官讲讲话,使他们安定下来。”
    “好吧!我马上就去,你将崔师长找回来,在家等我。”我听了副司令的话,真是说出不出的高兴,因为张克侠在全军官兵的心目中德高望重,他能来这里就能稳住军心。
     9日午后1时,张克侠、崔师长、刘军铭、王盛裔和我在师长屋里开会。张克侠含笑说:“你们将官兵思想情况谈一谈吧!”刘军铭站起来说:“报告副司令,这些人真顽固,想溜走。”张克侠摆摆头没吭声。
    “他们想跑的主要原因,第一是顾虑家属在江南无人管;第二是对蒋介石还有幻想;第三是对共产党的政策还不了解。”我说过后,张克侠连点了几下头。
    停了一下,张克侠对师长说:“崔师长,你把营以上的军官集合起来,我给他们讲讲话”。
     投入人民的怀抱
     约一个钟头,营以上的干部都集合在师长住的院子内,张克侠司令开始讲话了:“兄弟们,11月8日是我们最光荣的一天。从8日起,我就开始重新做人了!就不是为了那一小撮统治阶级服务,而开始为广大劳动人民服务了!你们有很多人还不明白这一点,不过将来会明白的。这一方面我不想多说,还是谈一下前方的战争情况吧!从昨天下午起,陈毅司令的部队由万年闸、台儿庄等地过运河向徐州以东地区推进,现在已过去4个兵团,将黄百韬歼灭,一个月左右徐州即可解放。淮海战役后,国民党主力既丧失殆尽,蒋介石的天下也不会长久了。我们现在起义是很合适的。共产党对起义部队很优待,不会象蒋介石那样歧视我们西北军。我们的部队不拆散,不缩小,和八路军一样待遇。我知道,现在还有些人想跑回去,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如果谁不愿意当八路,等这次战役结束后,你们爱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关于家属问题,我已派人带了大批款子到江南去照顾全军家属去了,这是我今天要说的话。你们回去将我说的话向战士传达一下,并准备好今夜就过运河那边去。”张克侠讲话后就走了,他的讲话,使大家安静下来。
    9月夜里,我们部队渡过了运河,进入解放区,实现了起义的目的,受到了解放军官兵和人民群众的欢迎。
    (袁玉鸣,安徽省六安地区原政协副主席,黄埔军校第十四期学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