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文史资料 >> 正文  
护送陈毅同志过贾汪
来源:不详  更新时间:2017/8/29  点击:1914
    抗战期间,我在运河支队工作,我们曾经担负一次极其光荣的任务——护送陈毅同志过贾汪。     我们运支的活动地点,主要是陇海路北、津浦路两侧。一九四一年,国民党反动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鲁南、苏北根据地先后遭到破坏,加上两条铁路线上日本侵略者不断增兵设点,严加封锁,当时华中局新四军军部与延安地面交通成了很大问题。不少同志去延安要从海土经山东滨海区转展才能到达。不仅路途远,也不安全。到一九四三年秋,运河支队和峄滕铜邳地区划归新四军第四师三军分区领导,成为华中局与延安之间的主要交通线,许多干部要从这里护送。一九四三年冬,新四军代军长陈毅同志经过铜山去延安开会,就是经我们护送的。事隔四十年了,每每想起这个时刻,心情还是十分激动。现在把这个难忘的事情记述出来,缅怀敬爱的陈帅。     那是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中旬,一天上午,我们运河支队的交通员赵新兰同志(后来曾在贾汪煤矿工作〉从陇海路南的邳睢铜军分区回来,兴高采烈的交给我们一封军分区司令员赵汇川的信,并且说:“这次,我接来了一位很重要的干部。”他不等我们看完信,就叙述起情况来……     原来是护送新四军代军长陈毅同志去湖西转往延安。我们十分高兴。运支的几位负责人:政委纪华、副政委童邱龙和我〈副支队长〉立即来到北许阳,迎接陈军长和赵司令员。 我们先向赵司令员汇报了各方面的情况,然后赵司令员讲了护送陈军长的任务,要我们特别保守秘密。赵司令员说:“一定要安全通过运河和津浦铁路的敌人封锁线,把陈毅同志送到微山湖铁道游击队。”赵司令员讲完,就带我们去见陈军长。     陈军长亲切地和我们握手,笑着说:“你们坚持这个地方,辛苦了。     我仔细看看军长,他大约四十岁,戴一顶线帽,穿着长袍,罩了件灰色大褂,身体健壮,和蔼可亲。我当时想:如果不是赵司令员介绍,单从他化裝的外表看,真象个文人学者、大学教授。我们对面坐下,纪华同志把我们运支的情況作了简要汇报。纪华说:“这里是日伪顽合流的三角斗争地段,情况复杂,敌人扫荡、围攻、封锁、蚕食交替使用;我们的地盘小,处在徐州战略要地外围。是在枣庄、贾汪、利国驿三个矿区之间。这里有日本鬼子一个师团的兵力。这个地方不仅有陇海、津浦两大铁路干线,还有贾汪和台(台儿庄)赵(赵墩)铁路线以及临城、枣庄之间交错的公路线。在这个铁路框框里,据点、碉堡林立,天天有仗打。我们仅有一个黄邱小山套,东西约十华里,南北约五、六华里,还不能完全控制。运支在这里已经三起三落,我们一定坚持到最后胜利。”     陈军长听得很高兴,他不时地点头微笑.后来,他问“你们坚持这块地盘有信心吗? ”     我们齐声回答:“有信心! ”     陈军长又问:“信心的依据是什么? ”     我们回答:“有党的正确领导,有党的三大法宝, 我们这里有红军干部和抗大干部作骨干,有兄弟地区部队支援(南有新四军四师,北有八路军沂河支队,铁道游击队);还有,我们运支的干部、战士大都是本地土生土长的,熟悉各种情况,与当地群众有血肉联系;对当地日伪顽内部情況了解,可以利用他们的矛盾,相机行事。”     陈军长听了很高兴。他说:“‘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嘛!你们这个地方很重要,从华中到延安的交通线只有这一条了。要好好坚持这个地方,确保这段交通线。同时,你们要以游击战为主,向敌占区开展武工队活动。部队不要过于集中,以连为单位向外开展活动,发展自己,积蓄力量,为将来战略反攻做好准备。你们地处徐州战略要地周围,反攻徐州时会起很重要的作用呀!”接着,陈毅同志又讲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情况。他说:“苏联红军在斯大林领导下, 以席卷之势打到第聂伯河,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即使美英不履行在西欧开辟第二战场的诺言,苏联也能打败德国军国主义者。国际形势空前有利于我国的抗日。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就在跟前!”     听了陈军长的话,我们的思想豁然开朗,大家觉得如同 在茫茫大海里漂流找到了指引航线的灯塔;又如在漫长的黑 夜里行走,看见了东方欲晓的曙光——我们运河支队在这个铁路框框里,受到日伪顽的三面夹击。长期于敌强我弱的状态,北与鲁南山区、南与新四军都隔着敌人封锁线,不易联系,只能看到黄邱套这个小天地。坐在黄邱套里观天,对外边的天体有多大,不太了解。听了陈军长的讲话,很受鼓舞,增强了胜利的信心。 那一天,就在铜山县的北许阳村,陈军长、赵司令员和我们一起,共同研究了北去的路线,安排陈军长在这里休息一天。     当天下午,我们突然接到上级一个紧急情报:徐州又计划往贾汪增加日本鬼子。贾汪本来有一个中队鬼子兵,再增兵,要越过去更加困难。我们急忙向陈军长汇报了这个情况,同时进行了研究。当时我们认为:贾汪突然增兵,有扫荡的可能。我们决定和敌人争时间,今晚提前动身。     问题决定后,我们运支的几个人立即回到队部驻地,做好护送准备(包括渡运河的船只,找可靠人带路、沿途村庄的警戒),并决定由支队副政委童邱龙同志率护送队,一定把陈军长送到微山湖边上的铁道游击队。     护送队下午三时出发。临出发前,陈军长又询问了支队干部情况。当我们汇报到支队长胡大勋因病在一个较偏僻的村子治疗,还有一位副支队长不在队时,陈军长说:“时间紧迫,我不能去看望胡支队长了,你们代我问好,要对他的医治和生活多关心;也向那位不在队的副支队长问好! ”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陈军长对部下这样无微不至的关心,运支的同志很受感动。     我们从北许阳出发了。陈军长只有一个警卫员、一个饲养员随从。饲养员牵一匹小骡子,象个毛驴,驮着三个人的行李,穿过北涧溪、都么堂山等村,沿着黄邱山套南麓山径前进,陈军长问这里为什么叫黄邱套。我们回答说:“这里自古有个传说,说是藏龙卧虎的地方。”陈军长说:“有什么具体说处吗?”我们说:“据群众反映,清末,这里有个叫刘平的人,率领农民在黄邱套起义,号称幅军。幅军响应太平天国和捻军北征的号召,带领一万多人配合捻军攻下台儿庄;后来又围攻峄城、徐州。洪秀全封刘平为汉王。他们与清兵僧格林沁激战数年,很有影响。传说山后边还是当年穆桂英占山为王的地方呢。有个穆家庄,庄上有个穆家大楼,说是穆桂英家的。后来许多英雄豪杰在这里落脚。所以群众叫藏龙卧虎。”     陈军长笑着说:“现在这里又成了共产党、八路军的藏龙卧虎之地了! ”这话引得大家一阵欢笑。     陈毅同志走过佛山时,太阳快要落山了,贾汪煤矿汽笛阵阵,龟缩在碉堡里的敌人,不时地打着冷枪,陈毅同志问了问贾汪的敌情,颇有风趣地说:“你们与鬼子是近邻喽,应当利用各种关系做好伪军的工作。”当晚到了杜安,大家稍作休息,又继续前进。由于敌人据点严密,只好从敌人据点之间前进。夜十时许,来到大运河畔,在德胜村渡河。过河后,走田埂小路,向西北方向前进。     当时,月牙西斜,白霜铺地,寒风凛冽,护送陈毅同志的指战员们心里却热呼呼的,黎明时,到达了界沟村。鲁南二地委的俞化琪和铁道游击队政委杜继伟同志已先到这里,他们接替了护送陈毅同志的任务,乘小船过微山湖,去湖西地委。     陈毅同志从天长县的黄花塘出发,沿途视察了坦荡如砥的淮北大平原,鸟瞰了重峦叠嶂的山脉,饱尝了纵贯南北的大运河和水波涟漪的微山湖风光。在湖西地委时,他以满怀喜悦的心情,写下了壮丽的诗篇: 横越江淮七百里, 微山湖色慰征途! 鲁南峰影嵯峨甚,                                   残月扁舟入画图。 (此稿为邵剑秋同志回忆录中一部分,由王愚夫整理。邵剑秋同志是当时运河支队的副支队长,曾任安徽省阜阳地委统战部部长。〉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